• <nobr id="rd3fr"><progress id="rd3fr"></progress></nobr>
    1. <tr id="rd3fr"><th id="rd3fr"><track id="rd3fr"></track></th></tr>

        <nobr id="rd3fr"><progress id="rd3fr"><sub id="rd3fr"></sub></progress></nobr>
      1. <form id="rd3fr"></form>

        <table id="rd3fr"><small id="rd3fr"></small></table>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千年草席重現江南夏景

          2023-10-30 09:15
          來源:半月談網

          在沒有空調的年代,一張草席、一頂草帽,清涼了江南人的夏天。蘇州滸墅關早年盛產淡水草,并由此成就了歷史上聲名大噪的草席——關席。進入新時代,滸墅關加快產品創新和工藝改進,千年草席迎來新生。

          “家家種草、戶戶織席”

          “織席從來夸虎丘”。關席所用的席草原為生長在滸墅關附近大陽山區域的野生草,先民發現其特質后加以栽培,逐漸形成“種草織席”的風俗。自明清時期至20世紀七八十年代,滸墅關草席產業繁盛,可謂“家家種草、戶戶織席”。

          如今,歷史上的高光時刻已成久遠的記憶。隨著空調的普及,草席市場需求逐年萎縮。同時,工業化、城市化進程在江南加速推進,吸納大量農村剩余勞動力,加之土地資源日趨緊張,種草織席逐漸乏人問津。

          2013年,關席制作技藝被列為蘇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施永赳作為傳承人,依舊堅守著這門老手藝。“關席還是有需求的,一些老江南很認可。還有一些辦喜事的,依傳統需要一條‘和合席’,寓意夫妻和美。”施永赳說,盡管關席市場萎縮,但作為一項民間技藝、一個文化標簽、一種生活方式、一脈工匠精神,仍然需要傳承呵護。

          今朝轉型“出圈”

          走進江蘇省蘇州市滸墅關經開區(鎮)青燈村的關席育種織席基地,空氣中彌漫著藺草的清香,墻上掛著形狀各異的時尚包袋,屋角的一處榻榻米上,布置著不同款式的蒲團、坐墊、草席。

          圖片

          由席草編制而成的包袋

          在今年7月中旬舉行的第十二屆蘇州文博會上,以“滸墅關草席”為主元素的時尚鞋包亮相新手工藝運動聯盟品牌展區。在非遺市集上,席草編制的包袋、扇子、鞋履等手工產品受到年輕消費者追捧。

          施永赳告訴半月談記者,整個夏天他輾轉于蘇州多個特色市集活動,忙得腳不沾地,“我們的攤位最高一天銷售額達到5000多元”。

          關席轉型“出圈”背后,是傳統手工藝與潮流設計的激情碰撞。在當地非遺傳承政策支持下,施永赳邀請蘇州大學工藝美術研究所副所長范煒焱擔任項目主持人,探索以當代工藝賦能傳統關席、以潮流設計活態傳承傳統關席。

          范煒焱介紹,經多次測試、改造,在保留傳統織造工藝不變、席面完整情況下,他和團隊最終找到一種復合材料作為草席里襯,讓平鋪的草席得以立體化,徹底改變其原本屬性,并開發出軟包家具、包袋、鞋履等多種時尚單品。項目團隊“腦洞大開”,圍繞滸墅關草席的拓展運用項目多達25個。

          推陳出新,薪火相傳

          耐磨性、斷裂強力、撕破強力、色牢度……振興關席,諸多細節有待優化。

          范煒焱表示,團隊將拓寬滸墅關草席應用范圍,開設體驗空間,傳播滸墅關草席文化,構建滸墅關草席品牌。“我們將持續挖掘滸墅關草席的可變性與時尚性,終極目標是在保留、尊重傳統手工藝的前提下,融合科技與非遺技藝,探索出保護和發展非遺技藝的可復制路徑。”

          傳承之路,依靠多方接力。早在2017年,滸墅關便建成草席文化館,設立草席歷史文化墻、草編制品展示、席草成草全過程展示等項目。今年暑假,民間藝人走進滸墅關轄區內多個暑托班,在老藝人手把手指導下,孩子們饒有興趣地嘗試體驗編織席草、制作小扇子。

          “非遺只有轉變為符合當代社會審美的新時尚,才能煥發出源源不斷的生命力。”據施永赳介紹,目前,滸墅關正在謀劃開展研學活動,讓非遺項目從“高閣”走向大眾。

          半月談記者:劉巍巍 /編輯:李建發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亚洲人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