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br id="rd3fr"><progress id="rd3fr"></progress></nobr>
    1. <tr id="rd3fr"><th id="rd3fr"><track id="rd3fr"></track></th></tr>

        <nobr id="rd3fr"><progress id="rd3fr"><sub id="rd3fr"></sub></progress></nobr>
      1. <form id="rd3fr"></form>

        <table id="rd3fr"><small id="rd3fr"></small></table>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及格率18%背后的師資之困

          2023-11-21 09:48
          來源:半月談網

          “七年級270個學生參加期末考試,數學成績為個位數的學生有一百多個,達40%。”烏蒙山區某縣一位鄉村小學校長告訴半月談記者,全縣統考中,數學成績差是當地農村學校的共同特點。鄰近的另一個縣教育部門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縣小學階段英語成績及格率偏低,城鎮及格率57%,鄉村及格率18%。

          為何如此?半月談記者在烏蒙山區部分區縣調研時了解到,這里因發展較為落后,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短板明顯,存在結構性缺編嚴重、教學負擔沉重、人才流失頻繁等問題,導致鄉村教育水平提升面臨瓶頸。

          及格率低引發教學惡性循環

          在烏蒙山區一個縣的鄉村中心小學,15個班級486名學生期末參加全縣統考,英語科目總分50分。所有班級平均得分為20分,平均得分超過30分的只有2個班級,399名考生的成績在30分以下。

          小學階段數學、英語成績大面積不及格,是烏蒙山區部分農村小學教學質量的硬傷。不僅主要教學科目如此,部分以留守兒童為主體的鄉村小學,心理測評結果也令人擔憂。

          “全校111名學生,一半以上是留守兒童,30%的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中,家庭因素帶來的心理問題、性格問題較為突出,學校欠缺專業心理教育,孩子們的心理健康狀況令人擔憂。”一位鄉村小學校長說。

          一些鄉村小學校長表示,學生考試成績差、學習習慣差,讓部分老師逐漸喪失榮譽感,責任感也隨之松懈,學生們更容易“破罐子破摔”,最終導致“學的不愿意學,教的沒有好好教”。

          總量偏緊,結構性短缺嚴重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鄉村教師數量整體偏緊,英語、藝術、心理健康等課程老師結構性缺失,是導致烏蒙山區部分鄉村中小學教學質量堪憂的重要原因之一。

          圖片

          按照相關規定,關于教職工與學生的比例,縣鎮小學達1:19至1:24、縣鎮初中達1:13至1:19,即視為教職工配備達標;農村教學點和規模小的農村完全小學,可以按每班1至2名教師核定編制。

          但在具體實踐中,這個標準并未解決所有問題。以烏蒙山區某鄉村小學為例,該校共有6個班級111名學生,有教師10名。“按照師生比、班師比來算,學校的教師配備都達標,但實際上平均1.7個老師要負責一個班級的所有課程,平均每個老師每周的教學任務達18節課,并且無法實現教師專業化教學,只能一個老師兼教三四門課程,教師精力捉襟見肘。”這所學校的校長說。

          貌似合理的師生比、班師比配備下,還隱藏著英語、心理健康、音樂、美術等科目教師嚴重欠缺的問題。“在鄉村小學里,想找一個有大學英語六級水平的英語教師,是件比較困難的事情。”烏蒙山區一位縣級教育部門的負責人說,這是導致鄉村小學英語成績及格率低的主要原因。

          在烏蒙山區某鄉鎮中心小學,47名教師中僅有1名英語老師、1名體育老師、1名美術老師。該中心校下轄的一所鄉村小學有8名老師,但沒有英語教師,只能請語文、數學老師兼教英語。“我們自己的英語知識靠的還是初高中時代的‘老底子’,連發音都不準確,怎么能教好孩子?”該學校一位老師說。

          在鄉村中小學整體教師力量緊張的同時,部分城區學校、地方政府還不斷從鄉村中小學長期抽調教師,名義是“跟崗學習”“上掛學習”,進一步加劇鄉村教師力量短缺。

          半月談記者采訪的一所鄉鎮中心小學有9名教師在編不在崗:4人被抽調到城區學校任教,5人被當地鄉政府、本縣教育科技局、上級政府教育局借調。“這些被抽調或被借調出去的人,有的為期一年,有的已經兩三年。”該校校長說。

          農村留不住人,鄉村教師成為流動性最大的群體。優秀教師待不久,是鄉村學校校長們最頭疼的問題。以某鄉村小學為例,全校目前共有13名教師,過去5年先后有17名教師離開學校。“剛培養成熟的老師,一過合同服務期,立馬走人。”該校校長說。

          規范流動渠道,彌補師資短板

          突破鄉村教育質量提升瓶頸,關鍵在于激發鄉村教師積極性。應適當向鄉村教師群體“輸血”,同時堵住非正常“失血”。

          一位縣級教育部門負責人建議,充分運用特崗教師招聘,下大力氣補足鄉村中小學負責英語、美術、體育、心理健康等課程的教師力量;上級教育部門在分配特崗教師名額時,應側重緊缺課程教師和教師流動性過大的鄉村學校。

          同時,嚴格控制經借調而調出的教師調動通道。對非經正常考試、遴選等程序外的教師調動,采取上級組織部門審批制。有基層教師指出,部分偏遠鄉村中小學教師長期借調于城區學校、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主要原因,就是寄希望于通過非正常程序進行工作調動。

          “本校去年調出3個,今年調出5個,都不是通過正常考試和遴選,而是先借調過去,走通用人單位的關系再設法調走的。”一位偏遠鄉村小學校長說,這對于兢兢業業在鄉村教書的老師不公平,難以穩定在崗教師的人心。

          此外,還應創新機制,合理引導教師城鄉交流。烏蒙山區一位縣委組織部副部長說,目前,只有城區學校借調鄉村學校老師,要改變這種單一方向的教師流動模式,可試點推廣城鄉教師輪崗、教師雙向交流等方式,既不削弱鄉村教師力量,又能激發城鄉教師工作積極性。

          半月談記者:歐甸丘周宣妮蔣成 /編輯:姜磊

          責編:秦黛新 / 校對:張子晴

          原標題《烏蒙山區醫教人才短板調研(下)

          及格率18%背后的師資之困》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亚洲人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