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br id="rd3fr"><progress id="rd3fr"></progress></nobr>
    1. <tr id="rd3fr"><th id="rd3fr"><track id="rd3fr"></track></th></tr>

        <nobr id="rd3fr"><progress id="rd3fr"><sub id="rd3fr"></sub></progress></nobr>
      1. <form id="rd3fr"></form>

        <table id="rd3fr"><small id="rd3fr"></small></table>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兒童友好城市:“1米高度”如何更好看世界?

          2023-11-21 10:07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鄭天虹、白瑜、謝櫻

          當人們俯下身子,體驗“1米高度”看世界的時候,一切變得不同,而這些不同關乎我們的未來。

          11月20日是聯合國確定的世界兒童日。2022年,我國在14個城市推進兒童友好城市試點建設。“新華視點”記者在多地走訪發現,兒童友好城市建設已帶來一系列變化。

          11月17日,家長帶著兒童在深圳北站中心公園的星球主題樂園玩耍(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毛思倩 攝

          多地加快建設兒童友好城市

          按照多部門發布的《關于推進兒童友好城市建設的指導意見》,到2025年,全國范圍內將開展100個兒童友好城市建設試點,讓兒童友好要求在社會政策、公共服務、權利保障、成長空間、發展環境等方面得到充分體現。

          目前,多地正加快建設兒童友好城市的步伐。長沙開展“兒童友好型城市”三年行動計劃,目前已進入第二輪;深圳出臺全國首個兒童友好地方標準《兒童友好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指南》;廣州把建設兒童友好城市納入“十四五”規劃。

          在一些城市,兒童出行正變得更安全、更溫馨。

          深圳開通的兒童巴士有專門的兒童座位,北京東城小報房胡同為兒童設計了“1米高度”彩色步道。溫州市開通首條“紅領巾”微公交線路,同時引入共享單車“叮當車”。長沙在學校周邊馬路上畫了超200條“愛心斑馬線”,長沙麓山國際第二實驗小學首創學生地下接送系統,在運動場下架空層修建車庫,新增240多個停車位,緩解因校園周邊交通擁堵而產生的安全隱患。

          漫步一些城市可以發現,以“1米高度”兒童視角為標準的改造越來越多。

          11月19日,孩子們在“兒童友好藝術村”深圳市龍華區上圍村的兒童樂園里玩耍。新華社記者 梁旭 攝

          很多城市增設了70厘米的兒童專用垃圾桶,醫院里多了50厘米的兒童專用扶手,公交車上加配140厘米的兒童拉手,公共衛生間增加兒童洗手盆。公共兒童活動空間紛紛用上軟膠地面、防碰撞保護墊、隔音屏等。

          城市社區里也有了更多兒童“微空間”。幾個月前剛落成的廣州廣九社區兒童公園,經過改造,變身明黃色的兒童公園,兒童拓展游戲墻、童車小跑道、爬坡滑梯、跳房子、共享書屋等一應俱全,成為遛娃好去處。

          兒童友好自然生態建設也在同步進行。水、沙池成為兒童公園的標配,對于公園綠植也有要求。如深圳市要求,即便是最小面積為2公頃的小型公園,也應設置沙地。當公園面積達到10公頃以上,就可設置戲水池。

          與“兒童友好”的距離還有多遠

          何謂“兒童友好”?《兒童權利公約》提出兒童具有生存權、受保護權、發展權與參與權四大權利,兒童友好的最基本內涵就是尊重兒童的這些基本權利。記者在多地采訪了解到,目前一些城市適兒化的空間和設施數量還不充分,質量也有待提高。

          ——兒童活動空間“小”“遠”“少”。

          孩子的玩耍區域最好是在戶外空氣質量好、配備一定游樂設施的場所。但一些兒童公園規劃面積較小,分布較散。有專家對廣州的兒童公園體系做過研究——若只出行半小時,只有少數人能利用兒童公園資源;擴大到出行一小時,兒童公園資源才能覆蓋廣州絕大部分兒童群體。

          不少家長說,周末去一趟兒童公園,要開很長時間的車,車位難找;好不容易進了公園,每個游樂設施都是人擠人,孩子玩不盡興,家長還擔心安全。

          ——城市建設管理仍不夠精細,軟件資源配套不足。

          記者注意到,每到周末,不少家長希望帶孩子去綠道騎行,但因缺少適宜兒童或親子騎行的車道,不得不驅車30多公里到專門地點騎行拉練。有些城市的街道僅設置了機動車道和人行道,一些共享單車騎到人行道上,給步行上學的兒童帶來安全隱患。

          深圳市沙河街道文昌街社區婦聯副主席彭思思注意到,小區健身器材大多是居民共用的,很多性能不適合兒童。在兒童常活動的社區、學校、公園,空間布局、標識系統也不夠優化,有些標識孩子看不懂,顏色也不夠有吸引力。

          ——兒童的參與權易被忽略。

          在兒童友好城市建設中,兒童的參與權易被忽略。長沙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二級調研員王慧芳說,很多家長、老師有“替孩子做主”的思想,對于“兒童參與”的認識不深刻,致使很多兒童生活主題單一,交往范圍狹窄。

          王慧芳說,目前兒童參與活動的途徑主要來源于學校,兒童關系的建立同樣側重于同學交往,鄰里交往不足,缺少自主選擇的機會與平臺;兒童的公共參與渠道較少,且內容、形式較單調乏味。

          如何讓兒童更多參與其中

          建設兒童友好城市應該傾聽兒童的聲音,讓兒童更多參與其中。

          深圳市沙河街道文昌街社區2023年成立了兒童議事會。每周末活動安排、院落環境衛生狀況、空間使用等問題,都是孩子們重點關注、討論分析的議題。社區兒童參與社區事務均可獲得積分,兌換兒童空間的獎品。

          2022年8月24日,威海市魏橋社區的孩子在社區兒童生活館內聽公益課堂老師講授海洋生態保護知識。新華社記者 朱崢 攝

          在當前城市建設空間上“挖潛”,因地制宜創造更多兒童友好空間,是很多城市的思路之一。

          廣州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碩士生導師鄧小飛說,對于空間緊缺的老城區,可考慮利用閑置或低效的土地資源,如廢棄工廠等,改建或擴建原有兒童公園;還可在現有的公園、廣場、街道等公共空間中設置兒童游樂設施,打造兒童活動場地等。

          專家建議,兒童友好城市建設涉及各個方面,需要各地政府統籌協調,強化兒童工作“一盤棋”理念,使全社會形成建設兒童友好城市的合力。

          王慧芳說,兒童友好城市建設不可能僅靠政府推進。在執行層面,應通過市場機制與慈善機制更多更好配置社會資源,積極引導、支持更多經營主體與社會力量參與兒童友好城市建設。

          兒童友好城市建設不僅是國家政策,也是對城市環境的重塑。彭思思建議,除對兒童高頻活動的城市空間進行適兒化改造外,學校、醫院、校外活動場所、社區設施等關乎兒童教育、健康與休閑娛樂的地方也要充分考慮在內。要將兒童友好理念滲透到制度體系中,形成人人參與、家校社協同育人的良好氛圍。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

          亚洲人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